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我很凶,你够硬吗?”

这话来自一则卖房广告,凶是说宅子凶,硬说的是命够不够硬,这栋房子是“与30年前知名新闻日本留学生弃尸分尸同地点”,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所谓的凶宅。

建筑面积40坪(1坪≈3.3㎡),室内25坪,总价750万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70万),单价大约1.3万人民币/㎡左右,如果跟周边相比,大约是6-7折,区位加上周边配套成熟,所以关注的人很多。

当然,这个价格并不能让人满意,毕竟曾有中介开出更低的698万新台币的价格。

台湾人迷信,全世界闻名。省内的各种灵异事件,也是各种恐怖片的素材来源,但是现在,不少人主动与“阿飘”同居,凶宅已经成为卖点。

在社交网络上,“我是凶宅”小组,有4.9万用户,专门关注凶宅买卖,有中介在上面Po出售信息,有个人在上面发求购信息,凶宅俨然走俏了起来。

当然,凶宅信息上都要标上宅子里面的“故事”,来让有意者知道房子“凶”的程度。

比如有屋主烧炭自杀的,还有在衣橱上吊的,还有长期患病服药自尽的,不过在中介们看来,这只能属于“微凶”,而微凶的宅子价格都比较高,不少总价都超过千万新台币,如果在台北、新北价格就更高一点。

自杀相比凶杀确实算“微凶”,但是自杀附带诅咒呢?

同样在台南,有一200多㎡的大宅出售,各方面条件都相对不错,但是屋主自杀前贴了纸条“非我家人,入住索命”,堪称南部最凶豪宅,开价1680万新台币,单价比“分尸案”楼,贵了不少。

甚至凶宅还有一个专门的网站,搜罗各种故事,让厌恶的远离凶宅,让喜欢的查找凶宅,就连不少台湾本地的中介网站,都专门接入链接,来做客户服务。

在台湾,买卖凶宅确实是一门好生意,因为确实能赚钱。

根据台湾本地的规定,产权持有期间发生凶杀、自杀、一氧化碳中毒或者其他非自然死亡的住宅,就是凶宅了。

这里面就有漏洞可以钻了。

一般来讲,中介就比较爱收凶宅,尤其是“有故事”的凶宅,一般住客可能会对此比较打怵,但是中介并不去住,而是可以转手的,收房的价格可以做到市场价五折甚至更低。

因为规定在于“产权持有期间”,那么经过中介转一手的话,那么下一次交易,就不必再告知是凶宅了,相当于已经洗白。当然,凭空洗白也不容易,左邻右舍还是门清的,这时就可以用人来洗。

1. 出租。

一般认为,男人属阳,火力比较壮,阳气克阴,如果入住的租客在一段时间内没有发生什么问题的话,那么就意味着房子已经被“洗干净”了,租客走了,房子就可以转手了。

当然,如果有人不忌讳“凶”的话,那么也可以直接转手,比如法医、刑警、医生、护士这些看多了生死的人群,以及一些宗教教徒。

2. 洗屋。

职业洗屋师也是一个很赚的行当,比较像日本的模式,职业洗屋师在一年内长期居住于凶宅内,屋主或者投资客付钱,开价4.5万新台币,当然,他们自信自己的属性,能够克制或者化解“冤魂”。

事后,会配合凶宅再出手的宣传,当然跟付出的成本相比,洗白的房屋价格能回到市场价的7-8成,还是非常划算的。

洗白之后的凶宅,已经不需要“尽到告知义务”,更不可能被控“欺诈”的罪名了,稳赚不赔,一些高楼龄的凶宅,靠熬时间,也能把“凶”冲淡。

2021年,台湾省自杀死亡人数3585人,这背后,又将有相当一部分房屋,成为凶宅。

台湾的几个著名凶宅,都卖得很不错。

“台北第一凶宅”,要数“锦新大楼”,位于台北市新生北路和锦州街的交叉口,位置是比较核心的区域了,但是这栋楼命途多舛。

1984年,锦新大楼还是“时代大饭店”。5月份14层的大楼发生了大火,在这场火灾里面有19人死亡,成为当年的最惨火警。饭店更名也没经营下去,饭店的套房就出售出租,一下就引来300多名住户。

1996年又一场大火,2死60伤。2010年,楼内又发生了杀人后自杀的双尸命案,近40多年里面有20多条人命,加上后面的各种诡异传说,“第一凶宅”名副其实。

但是,凶宅也不愁卖,到现在仍有交易。

在西门町,就有两栋凶宅遥遥相望。

一个是被称为“70年代台北101”的狮子林大楼,1976年建造,1979年就发生了第一起凶杀案。此后接连遭遇火灾、违建、凶杀、盗窃、赌博,这里就成为了台北的一个阴暗面,也成为台北的一座“猛鬼大楼”。

另一个是同一条街上的西宁国宅,故事就更多了。从一个阿伯的自杀案件开始,情杀、跳楼、SARS,甚至2005-2008年,每年都有一起跳楼案,前前后后也有30多人命丧于此,西宁国宅被称为“猛鬼公寓”,而“猛鬼公寓”也可以卖到52万新台币/坪。

还有一些著名凶宅,也都卖得顺利。

花莲的“五子命案”曾在2018年被改编成惊悚电影《九月四日》,公寓300万新台币卖出;彰化的“洪若潭灭门案”,1100万新台币卖出,现保守估值5000万新台币;台北的“江子翠分尸案”的老公寓,有人400万买入,2000万卖出。

炒凶宅的觉得有赚头,不少刚需住客,甚至直接跳过中介洗白,直接求购一手凶宅。

是对凶宅的偏爱吗?

自然不是。

在各种求购凶宅的帖子里面,最显眼的一句话是:“价格不要比凶宅还凶”。

毕竟,要是能买得起普宅,谁会想和“阿飘”同居?

回过头来看,为啥有人会去住“猛鬼公寓”呢?因为租金便宜,价格低至5000新台币/月,合人民币1100元左右,这个价格在大陆的北上广深,也租不到什么好房子。

而购买凶宅的理由更直接,“双北的房价比鬼还可怕”,即便是凶宅,只要能住进去,“我就是那个最大的恶鬼——穷鬼”。

台湾省内的房价分化也很大,台北、新北领衔,桃园、台中、台南、高雄等房价也是居高不下,台北核心区房价大约70万新台币/坪,新北大约40万,另外四市大约在20万左右。

但是,架不住涨得快,今年上半年,台北和新北价格指数分别上涨了5.58%和8.89%。另外四个城市涨幅均在10%以上,高雄涨幅最高,达到13.91%。

这个涨幅,还是在各种打压炒房的政策和半数以上人群对房地产不看好的情况下得出的。

另外,买房了的,房贷压力也更大了。

2012年的时候,全省的房贷6.55万亿新台币。到了2021年,这个数字是9.5万亿,但是贷款人数从209.9万,下降到了206.7万,人均背贷从312万新台币上升到460万新台币,而不动产贷款占全部贷款的比例,达到36.88%,已经快达到房贷的安全边界了。

房价负担能力来看,台北和新北的房贷负担率超过50%,已经是过低了,台中市是偏低,而在20个县市中,可合理负担房贷的县市只有4个。

在这重重的压力下,住个凶宅,还真算不了什么。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